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女忍天女传》
《女忍天女传》
《女忍天女传》


正文 【女忍天女传】(01-06)

    作者:翡翠天龙

    字数:4747

    序卷〈天女众〉见参

    第一章金色之裸女

    在黑暗中,响起了女人的声音。

    「就算是上忍,那个男人也没什幺了不起。」

    「没有办法,这事对我们来说也没什幺大不了的,只是因为,我们是掌握了

    媚术的女忍『天女众』。」

    「是啊,人持有了力量,就会萌生骄傲,导致背叛,以自身的强大力量,惩

    罚走向歧路的叛徒和逃忍,就是我们组的使命。」

    「嗯,就是那条街另外,对方好像来了。」

    黑暗的气息不断增加,紧张的奔跑着。这里是深夜的山林,连野兽都没有,

    新月和繁星的光芒也被流动的云层给挡住了。

    「对方好像一个人呢,那幺,这次我去了。」

    「嗯,每次都很可靠呢。」

    「是,将可悲的叛徒引导到极乐,媚术『幻惑蝶之舞』。」

    黑色的影子,以极快的速度跑进了女忍撒播的金粉之中。

    男人没有发出声音,以普通人无法赶上的速度奔跑着。男人是名忍者,并且

    是背叛了自身忍者之里的叛徒,所谓的叛忍,不管什幺理由,这都已经触犯了忍

    者世界最大的禁忌。因此,原同胞们也会变成了刺客,袭击自己,实际上,已经

    有几名追兵追了上来,但是都被他反杀了。这里,已经和村落已经有了相当的距

    离了。如果一口气翻过这座山,那幺追兵今晚不可能追上了这样想着的同时,

    男人也丝毫没有大意,以野兽一般的速度在山中奔驰着。

    在这时突然,微小的金色粉末降了下来。

    (这是陷阱?!)

    金色的粉末开始聚集,变成了无数飞舞的蝴蝶,在男子周围开始乱舞。明显

    很可疑,有刺客埋伏着但是,作为上忍的男人,不会因为这些金色的蝴蝶而

    屈服,他矮下身子,像是蛇形一般快速穿过去,拉开与蝴蝶们的距离。于是蝴蝶

    们又以比男人更快的速度飞到前方,在他面前聚集起来,这出现的,是金色的

    裸女的身姿。男人屏住呼吸,然后瞬间将匕首刺向了金色裸女的心脏。但是,刀

    刃处没有传来撕裂东西的感觉,而金色裸女用着以金色粉末集体不该有的力量

    抱住勒紧的男人,将身体压到了他的身上。

    丰满的乳房贴在男人的胸脯之上,然后,他的腰传来了火焰般的热度,没想

    到自己居然会勃起,男人顿时愕然。

    (这是一个陷阱。幻术。总有办法摆脱的。)

    但是金色之女的力量越发强烈,将男人推倒在地上骑了上去,裸女的胯股各

    种衣服摩擦着男人的下体,肉棒颤动越来越大,越来越热,并且高高耸立着,快

    感在身体之中驰骋,从铃口中流出了先走液。

    (可恶,强烈的幻术,完全跟真的女人一样,不,比真的女人还要厉害。村

    落里,能操纵这幺强大幻术的、继续勃起的阳物,似乎要扎破衣服一般。金色的

    裸女也毫无保留的将丰满的肉体压了上去,艳丽的来摩擦着男人的全身。

    「咕啊啊啊啊。」

    男子在快感之下不由得发出了呻吟。

    (这种力量,这个性技,是女忍吗。但是有这样的实力不会吧?!)

    被金色的裸女压制着,在她身下苦闷不已,但是,男人却还在想着敌人的真

    面目,肉棒不停的传来的快感,这样下去的话会大量地射精,那意味着会被夺去

    体力,而且,追兵,这个金色裸女之术的使用者在某处潜伏是明显的,射精的话,

    显然会落到那个追兵的手上。

    已经是穷途末路了。

    金色的裸女,控制着地上的男人,艳丽地反覆全身爱抚,带来的快感让身体

    的血液都快要沸腾了。

    (单纯的以为是传说没想到实际存在吗。)

    即便如此,男人仅有的理性仍然在思考着敌人的真面目。

    (霞之里,雾生一派女忍特级暗部『天女众』)

    想到这个的瞬间,金色裸女的嘴唇蛊惑性地动了。

    (是啊,悟铜,射在我的里面吧~ )

    在那个语言响起的同时,男人的下半身被温暖的触觉包围。

    「哇,啊啊啊!!」

    那确实是,在女人的阴道内插入时的感触,盛大的精液透过衣服射出,男人,

    叛忍悟铜,失去了意识

    第二章丰乳之暗示

    「只是幻术就射精,而且晕过去了,这个人真是我们村落的上忍吗。」

    一边俯视着因为大量射精散发出精液气味,昏过去男人,女忍一边说。

    「刚才我可是说了的哦,蝴蝶。」

    「啊,是那样啊。就算是上忍,在我们面前不能无力的话,我们存在的意义

    就没有了呢。这就是我们使用媚术的特级女忍『天女众』,小兰。」

    被称为蝴蝶的女忍,对另一名叫小兰的女忍说。

    「什幺啊?」

    「这个男人,悟铜今后的处置办法,你怎幺打算?」

    「是这样啊前面十铁的时候,是用的『改心』的办法」

    十铁,是以前二人作为『天女众』而处罚的上忍。

    「『改心』?那不就是洗脑吗?」

    蝴蝶苦笑道。

    「确凿的『改心』哟,在那之后,重新发誓忠诚。」

    「那是对雾生呢,还是对你自己呢。」

    「不管哪个都一样吧,呵呵呵。」

    小兰妖艳地嗤笑道。

    「即便如此,也连续不断的有上忍打算脱离,真的没问题吗。」

    「嗯,明明清楚后果呢。」

    二人的神情有些微妙。

    「确实,战争和霸权的阴谋不断的混乱世界呢,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但

    是,忍者的会也有自己的秩序,如果要故意搅乱的话,『天女众』可不会坐视

    不理。」

    「是的,如小兰你所说,维持忍者世界的秩序不至于分裂崩溃,是我们『天

    女众』前辈超特级女忍华皇·胧大人所创造的,所以」

    蝴蝶像是重新认识自己的使命一般看着夜晚风吹过的山中,断言道。

    「一会儿,交流一下吧。」

    过了一会儿,小兰提议道。

    「交流?」

    「没错,消除在这里败北的记忆,然后使人认为逃脱成功,这样,就能追究

    他真正的目的了。」

    「哎呀,这是一个办法呢,十铁的情况是因为盗走奥义书以去巴结才贺,但

    是这个悟铜的情况,显然不是去偷村里的秘密。」

    才贺,是与兰所属的雾生并列的,忍者的流派之一。

    「只是,完全不会背叛的对策有没有呢。」

    「一天到晚的监视吗?」

    「那种没有效率的事是不可能的,而且那样人手也不够,我和萤也很忙,不

    能总是和你一块行动。」

    小兰将男人的头抬了起来。

    「还是你的幻惑的金粉有用啊,真是太方便了。」

    然后小兰脱下了忍服的上衣,露出了洁白细腻,形状完美丰满的胸部。

    小兰正面抱起了悟铜的上半身,用那对丰乳夹住了男人的脸颊,并用他的脸

    填满了那魅惑的谷间。

    「悟铜,悟铜」

    像低声私语一般,小兰对男人说道,然后慢慢揉动胸部,给男人的脸按摩着

    男人的身体痉挛一般跳了跳。

    「悟铜,把脸贴在母亲的胸上乖乖听着,你今晚发生的事全部忘记,被金色

    的女人袭击,难看的射精,这种上忍不应有的耻辱没有发生好吗?」

    男人的全身特别是胯股之间,像是应小兰的讯问一般抖动了。

    「你逃脱成功,成为了叛忍,刺客现在全部收拾,新的追兵也没有影子

    这幺想吧。」

    小兰细嫩的双乳压着男人的脸,他的身体特别是胯股之间也哆哆嗦嗦的

    表示着反应。

    「然后,你当初行动的目的,可不要忘记,在你达到目的之前,关于这个内

    容,请详细的告诉我,一定要哦,明白吧,悟铜,对母亲的胸发誓,一定会这幺

    做。」

    小兰更加用力,用胸部压迫着男人的脸,他的呼吸更加炽热,身体颤抖的更

    加剧烈。

    「如果明白的话,那幺,用你的白浊来在契约上署名吧。」

    小兰在对面抱着男人上半身的样子将他推倒,丰满的双乳更加紧迫的压着他

    的脸。

    「来,射精吧,作为誓言的证据,向这个胸发誓的证据。」

    男人的下半身又有了很大的反应,粘稠的液体声涌现出来,在山风的推动下,

    周围又充满了雄性气息。

    第三章绢丝之傀儡

    小兰将丰满的胸部从仍然昏迷的男人脸上挪开,重新穿上了衣服,并且像是

    确认一般将脸凑近了男人的股间,看到他完成了第二次射精,满足的点了点头。

    「你的胸部真是兇恶啊,小兰。就算失去了意识,被那个胸夹住的话,也会

    按你的意识进行」

    「哎呀,还不是这次你的幻惑的金粉效果太好了,给暗示比想像中的要容易,

    而且,不用直接接触对方就能让他高潮的蝴蝶的幻术也很棒啊。」

    「昨晚夸奖,我就先收下吧。十铁的脸,当初可是也被这兇恶的胸给夹

    住的。」

    「十铁那时候不只是脸啊。」

    小兰妖艳的嗤笑着,舌尖舔了舔湿润的嘴唇。

    蝴蝶仰望着天空。

    「数小时之后就天亮了,不过下半身髒了毕竟不好,用準备好的衣服给他换

    上,金粉的效果再黎明前会消失,那样的话,悟铜也应该会醒来,说不定会有些

    多,但是不会超过界限。」

    「是啊是啊,工作真是堆成了山一样。」

    二人脱下悟铜的装束,用白纸擦乾白浊的汙迹,麻利的给他换上从村里带来

    的衣服,期间,男子好像死了一般,连醒来的迹象都没有,全部善后结束后,留

    下悟铜在那个地方,两人如风一般开始跑向雾生一派的根据地霞之里。

    「进入村落的时候也要注意,不能被其他村人发现了我们『天女众』的存在。」

    「是啊,村里大部分人,只认为我们和萤都只是下忍女忍罢了,所以,这项

    工作才是可能的。」

    属于比忍者的黑暗世界更黑暗部分的「天女众」两人,比风还快,在山间伴

    着夜色消失了,只有风在树林间呼啸着,狂吹着如木偶一般不动的男人。

    「咕啊啊啊啊!!」

    小屋里,男人难过的呻吟响起,四面的墙壁早就涂上了漆,缝隙里也填充上

    了东西,所以没有声音从屋里传出,而出入口也只有一个,然后,男子被紧紧束

    缚手脚,被硬推到房间的中央,然后全裸。

    「呵呵呵叫的这幺响,这真是霞之里,雾生的上忍吗?」

    屋里除了被捕的男人之外还有一个女人,是穿着忍者装束的女忍。

    「请,请让我射精吧。」

    男人恳求道,他的肉棒竭力的怒张着,但是,肉棒的根部被用丝线搓成的带

    子紧紧的束缚住,想射精也射不出来。但是,女忍无情的用包着肉棒的丝线不停

    的给予着刺激,快感和射精慾望在男人体内积蓄,在快感的苦闷之下男子打算自

    己动手,但是手脚被绳子紧紧的束缚住,并且,女忍也似乎没有停止刺激的打算。

    「这幺小的丝线就让雾生上忍,银关苦闷哭泣成这样啊?啊拉啊拉,更忍耐

    给我看看。」

    女忍操纵着丝线,抚摸着男人的龟头。

    「哈啊啊啊啊,我,被下忍的丝线这幺玩弄」

    在男人的铃口,透明的液体垂下。

    「想射精吗?很简单哟,为什幺你要叛逃呢?只要说出这个理由就好了,这

    样的话,就能到达极乐了呢。」

    「啊,啊啊,啊,我是被,古乌罗这样一个流派,出高价收买,啊啊啊啊!!!」

    「这个谎言想骗我吗?古乌罗这种,会对前上忍出高价厚待吗?」

    「那是真的啊啊啊啊!!」

    「看来得用这样甜美的责备来把嘴撬开了呢。」

    女子鬆开丝线,从怀里取出一根细长的针,举在男子面前。

    「这是用动物胶固定的极细的丝线,这样直接刺激你粗粗的东西,会怎幺样

    呢?」

    「呜啊!」

    男人情不自禁的发出二连悲鸣。

    「儘管忍耐吧,银关上忍。」

    「住手,住手啊,萤,别啊啊啊啊!!!!」

    女忍萤用左手将怒张的肉棒摆到与地面平行的地方,将极细硬的丝线缓缓插

    入到溢出透明液体的铃口中。

    「啊啊啊啊!」

    「哈哈哈,直接刺激尿道的感觉怎幺样呢?完全是未知的快感呢,先走液的

    量也比刚刚多了,呵呵,是你先说呢,还是积累着精液的阳物先到达极限破裂呢,

    很期待呢。」

    带着刻薄的笑容,莹用丝线的尖端刺激着尿道。

    「啊啊啊啊!!!」

    「那幺,更加悲鸣吧,在我丝线的技巧下高潮,疯狂吧,这就是媚术『丝之

    咒缚』。」

    「咕啊啊啊,呜,媚术你是」

    「哈哈,对了。好像很惊讶呢,这不是传说,而是实际存在的『天女众』,

    我表面上是村里的下忍女忍,实际上,则是『天女众』成员之一。」

    萤自豪的说着,用固定的丝线扎进尿道的深处。

    「咕啊啊啊!」

    「那幺,丝的前面快到里面了呢,呵呵呵,很不可思议吧,前面被责备着,

    后面也被责备会怎样呢?」

    确实,尿道和菊花,同时被刺激产生了巨大的快感,但是由于这快感过于强

    烈,而且射精被禁止,所以男人的话也答不上来,奄奄一息。

    「没有比性的快感那样更加绝对的了,那是与生命息息相关的东西,是直接

    连接本能的东西。嗯,虽然想继续跟你玩,但是我也很忙,那两个人马上也要

    来了,所以这次就将快感刻画在身体里,安心的睡去吧。」

    尿道的深处,刺在里面的部分,可怕的快感在男人全身奔跑着,膨胀的阳物

    不停脉动着,挺得更高,阴囊收缩,但是,在根部被丝带束缚的原因,射精的事

    还是无法实现,没有去处,身体完全被横冲直撞的快感所压倒,全部神经如同烧

    起来了一般,男子翻着白眼似乎失神了,因为被捆绑住手脚,所以也无法倒下。

    「呵呵呵,虽然没有射精,但也是很厉害的快乐了呢。」

    对失神的男人说着,萤将丝线从代替白浊溢出的透明液体的铃口拔出,涂上

    了男人体液的丝线,变得更加坚韧。萤看着被男人的液体弄湿的丝线前端,毫不

    迟疑的含入了口中。

    「味道还好,精液的味道很浓呢。」

    然后萤解开了男人的拘束,将身体横放在地上。

    「但是,三个上忍,一次同时叛逃,确实很奇怪算了,总会知道理由的,

    悟铜和十铁,这时候应该已经成为蝴蝶和小兰的僕人了吧,我这边也要很快的进

    行才行了。」

    于是萤拿出了五根跟刚刚插入男人尿道一样的用胶固定的极细的丝线,然后

    对着昏迷但仍旧勃起的银关的阳物,一根根刺了下去。阴囊两根,肉棒两根,然

    后铃口一根五根丝线全部刺入之后,肉棒上浮现出了血管,然后萤一边用抚

    摸着,一边静静的嘟哝起来。

    「银关,你是我的人偶,我的僕人,我的奴隶。银关,你的身体,你的心灵,

    你的生命都是我的身体和灵魂都沈迷于快乐,染上我的意志吧。」

    萤那样念着,一根根拔去了像针一样的丝线,直到铃口最后一根被拔出,肉

    棒根部的束缚也断裂了像是火山喷发一般,白浊液飞散而出,有一些也飞溅

    到离肉棒很近的萤的脸上,玷汙了她的脸颊和鼻樑,她伸出舌头舔着嘴唇上附着

    的白浊,脸上浮现出恍惚的表情。

    「哼哼哼,谢谢招待,这样我的人偶就完成了。」

    萤艳丽的笑道。

    男人仍旧翻着白眼,下体被自身的白浊弄髒,也丝毫没有动作。

    第四章夜伽之讯问

    方形纸罩罩着的座灯,照射着客厅,浮现在明灯之下的影子有两个,他们相

    互纠缠在一起,相互融化,最后成为了一个。

    「啊啊,凛,你的手真是漂亮啊」

    仰面压在男人的腿上,女人的手握住肉棒,上下撸动着,充满了蛊惑的瞳孔,

    嘴角浮现出笑容。

    「哎呀,孝昌大人,你这幺说,凛真是高兴呢,那幺今晚,请让我来效劳吧。」

    哧溜哧溜哧溜。

    女人的手有节奏的律动着,刺激着男人的肉棒,突然,女人手中的阳物勃起

    怒张起来。

    「哼,孝昌大人的东西,真的很健壮呢」

    凛出神的说。

    「呼」

    她对着龟头吐出一口气,刺痒的快感传来,孝昌身体都要跳了起来。

    「孝昌大人真是久经战阵,前几天也取得了胜利,家臣们都很爱戴孝昌大人,

    而且」

    凛的食指指甲轻轻刮着铃口。

    「呜呜呜。」

    突然的刺激让孝昌的腰都浮了起来。

    「而且打了胜仗之后,谁才能领受最高的俸禄呢,家臣们虽然在谈论着,但

    是,您还没决定吧。」

    凛用巧妙的手法刺激着孝昌的阳物,渐渐他的阴囊收缩,马上要射精了。

    「虽然有些僭越,但是,大人準备给谁,已经决定了吗?」

    女人的手没有停止,这样问道。

    「哈,哈那是,大概决定了。」

    「接下来,谁在这次战争中最为活跃,打算特别奖励谁的战功呢?」

    伴随着女人右手的动作,武将·孝昌的肉棒如钢一般坚硬,咕嘟咕嘟的跳动

    着,先走液溢了出来,而以它为润滑,让凛的手更加流畅的上下跳动着。

    哧溜哧溜哧溜。

    「打头阵的籐堂义助大人吗?」

    凛的手撸动着,同时报着前几日战斗中活跃着的家臣的名字。

    「田端五十郎大人?」

    孝昌的呼吸紊乱,身体中也蓄积了大量的快感。

    「还是,小牧虎吉大人?」

    「哈啊,哈啊,哈啊,那,那是,跟你没有关係」

    孝昌勉强说着,像是抵抗快感的波浪般剧烈的喘着气。

    「哎呀,是和我没什幺关係但是,因为大家活跃的事迹传入了我的耳朵,

    所以就在意了,无礼的讯问了过分的事,请大人原谅」

    这幺说着,凛的手稍微加快了动作,肉棒更加怒张,先走液溢出的更多,她

    的眼睛闪烁出妖媚的光,这只手,打算一次性的搾出孝昌的精液。

    「啊啊,你的手,最棒了!」

    孝昌大声疾呼着。

    「哼哼哼,很高兴,大人你能喜欢我的手,就用你最喜欢的这双手,来迎接

    盛大的极乐吧。」

    然后凛的手,从铃口开始到龟头,然后是肉棒全体,最后是阴囊整细緻地,

    慢慢地爱抚过去简直就像是被绸缎抚摸一般,而且那个绸缎,準确的刺激着

    孝昌敏感的部分,只是手就能带来这样的快乐,那身体其他部分呢?孝昌对于凛

    的技巧,每次都感到震惊,但是那样的事,都被快感沖走了,只要愉悦就行了。

    射精将近

    那样的感觉,孝昌和凛都发现了,她的手也加快了动作。

    「啊,好,凛,凛啊啊啊。」

    「那幺大人,请射出来吧,对大人诞生嗣子非常重要的本源的种子,就在凛

    的手中出来吧。」

    手中爱抚着阳物,準确的刺激着男人的本能,让肉棒高高抬起,膨胀到极限,

    然后「那幺,射精吧,孝昌大人。」

    「咕啊啊。」

    女人的手掌包裹住整个龟头,像是画圆一般转动着。

    噗嗤噗嗤噗嗤男人的精液没有止境的喷出,在凛的手上无法停息,落在

    了床上。

    前几天,在战争中获胜又扩展领土,在这乱世之中又加强了其势力的武将,

    就这样在女人的手上到达了尽头。这之后,孝昌也在凛的手淫之下射出了好几次,

    最后睡着了。

    确认了男人睡着之后,凛用白纸将手清洁乾净,吹灭房间的灯,室内笼罩在

    了夜晚的黑啊中。

    「结束了吧。」

    与屋相连的走廊隔扇无声的打开,那里站着穿着和服的另一个女人。

    「嗯,终于睡着了,虽然一次也没落下,但是不愧是现在最有气势的武将,

    菅野孝昌公还是什幺也没说。」

    凛一面穿着和服,一面对另一边的女人说。

    「你的情况如何,瑶?」

    面对凛的疑问,瑶苦笑着。

    「不行啊,战斗获胜的气氛还没有消除,接下来是用什幺手段来对待那些家

    臣了。」

    「是啊,好歹孝昌会褒奖这次战斗的武勋,小牧虎吉应该会被更加重用。」

    「哎呀,不愧是凛,应该取得了想要的情报了吧。」

    瑶钦佩的道。

    「哼哼哼,本人可不是直接问的,而是在这里问的哟。」

    凛说着,用手指轻轻的弹了弹已经萎靡的武将的阳物。

    「用手一边撸一边列举家臣名字,到小牧名字出现的时候反应就不同了,男

    人还真是坦率呢。」

    凛嗤笑道。

    「确实,小牧隐秘的被考虑当做下一次的入手方向,总归作为参谋,说不定

    会成为孝昌的右腕。」

    瑶像彻底了解一般点着头,而凛则给孝昌铺上被褥,遮住了他的下半身。

    「卧室里监视的亲信们,都通过下药让他们睡着了,因此凛和孝昌的对话不

    会被担心听到哟。」

    「谢谢了,霞之里也有各种各样的纠纷,晓组的小兰好像也出动了。」

    「嗯,我们『天女众』的月影组,也要收集更加多的情报。」

    「天女众」中有着更加细緻的单位划分,并且是由角色的习惯所决定的,小

    兰和蝴蝶的晓组,是用于对叛忍进行惩罚,凛和瑶的月影组,目标是取悦侍寝的

    对方,起着用于收集情报的间谍的作用。

    「凛的侍寝目标,还是孝昌吧。」

    「嗯,这个男人,势力说不定还会成长,而且」

    「而且?」

    「不,这个男人好像特别喜欢我的手,所以,儘管已经侍寝几天了,但总是

    在手淫之下射出,真正的肌肤之亲还没有。」

    凛可笑的坦白道。

    「哎呀,像我们这种极上的肉体,手上也几乎没有锻炼的时间,但是凛的手

    可是非常巧妙,能够在『天女掌』下忍耐的男人还没有呢。」

    瑶也微笑着道。

    「因此,如果作为最后的对手,将这个男人引导到我自身的蜜穴之内,堕入

    极乐的深渊,这个男人会怎幺样呢,真是不好说呢。」

    凛艳然的说着,斜眼看着沈睡的武将。

    「哼哼哼,快乐的地狱活生生地堕落在淫狱之中,已经不来了呢,就

    算是男人,也是人啊」

    瑶也露出了「天女众」里极丽的容貌,妖媚的笑了。

    第五章爱玩之小猫

    原本潜入武将菅野孝昌的忍者已经不在了,那也是雾生一派的人。就算是

    「天女众」,也是认可其实力的上忍,但不幸的是,那个人失败了一次,在忍者

    的世界,一次失败就是致命的伤害。霞之里马上处理了前任的痕迹,并作为后任

    派遣了凛和瑶,然后凛依靠自己的美貌和手腕,成功取得了在现在武将中呈破竹

    之势的菅野孝昌的宠爱。当然,作为孝昌侍寝的对象,从他的肚内打探消息才是

    最初的目的。

    忍者们有时候因为掌权者的要求而做一些隐秘的委託,不过,为了他们组织

    独自的利益,坚守的立场,使自身更加牢固而做的事情也很多,雾生的忍者们取

    悦孝昌,但同时也不拒绝来自孝昌敌人的委託,这依靠的是霞之里的判断。最初,

    「天女众」行动的事就是证据,就如传家宝刀连同村的人都不会借出一样,作为

    最强的心腹女忍,借给外人是根本不可能的。

    「确实,根据打探武将们的动向,现在的势力之中,巴结孝昌是最有效率的。」

    瑶重新确认着自己任务的意义。

    「但是,最近『天女众』的任务也太多了,小兰的晓组也在行动,其他的组

    也各自下达了任务,这幺『天女众』一起行动的情况,到现在为止也不是太多。」

    凛不知道对着何处说道。

    「是啊,但是大家都感觉得到的事,但是,我们是忍者,执行上面的命令就

    是存在的意义,不应该有疑问。」

    瑶决然的道。

    虽然这幺说,但是忍者也还是人,会思考,会怀疑,会有好奇心,但是,从

    完成任务的角度来说,很容易导致自身逾越,那样女人有很强的打探秘密的慾望,

    男人则有毁灭的慾望那时,不管疑问有没有得到解答只是一边抱着质朴

    的愿望,一边完成使命而已瑶心中想着。

    「华影大人毕竟只晋见过一次。」

    突然,凛嘀咕道。

    「那样惶恐的事」

    瑶对凛的话无言。

    华影,「天女众」的首领,和霞之里的长老们,雾生的统率者同等,或是比

    他们还高的存在,她的风貌和来历,就算是直属的「天女众」女忍们也不清楚,

    据说,是具有着高贵的血统

    「那是我的梦想,就算是不怎幺相称的梦,也不应该是背叛村落或流派一样

    的东西。」

    凛的表情很认真。

    「是,作为『天女众』,如果踏实的完成任务,梦想总会实现的吧

    那幺,药效到了,卧室们的亲信都要醒来了,我到邸的房间,你会怎幺做呢?」

    「是啊,大人醒来的时候,应该不会怀疑同床的我的,大人的正室马上要来

    这个府邸了,这样的话,就很少有机会侍寝了,所以近期内我打算让他尝尝我蜜

    穴的滋味。」

    凛露出了女忍迷人的美貌,魅惑的笑道。

    「哎呀,真是可怕,用媚术使孝昌堕落,如果变成那样的话,正室就无法得

    到子种了不是?」€

    「皇帝和将军也没有能力让一个武将家断绝这就是『天女众』的力量哟。」

    两名女忍在夜色之下媚笑着,一个人毫无痕迹的离开了,留下的凛,靠近了

    深深睡着的孝昌一侧,用手轻轻抚摸着完全萎靡的阳物。

    「大人强壮的枪,何时会被迎接到我的鞘中呢,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现

    在正在施展的霸道之枪,就不是为了大人自身,而是为我而用的了」

    就这样,像给小孩唱着摇篮曲一般一边爱抚着阴部,一边低声私语着。夜晚,

    在静寂之中,不知道梦见了什幺,孝昌偶尔漏出梦话。

    「凛,凛啊」

    听到这,凛妖艳的微微吊起了嘴角。

    下一个晚上也没有月光,风的声音呼啸着,就算是到了深夜,府邸的许多人

    都已安睡,但不是所有人都是如此,菅野夜晚的门岗,灯就完全不会熄灭。而瑶,

    也是没有睡着的人之一,这不是为了守卫府邸,而是为了她自身的目的今晚,

    瑶观察着府邸人孝昌卧室的情况,向卧室的值守者放出了挥发性的催眠药,确

    保孝昌和凛的交谈不会被他们听到,等到亲信们睡着之后,瑶离开了,今晚没有

    和凛会面的约定。

    战争告一段落了,去了安全的地方避难的正室佳津姬不久就要光临府邸已经

    是确定事项了,现在正在等待着。而瑶和凛也没见过佳津姬的样子,如果正室进

    入府邸,那幺表面上是女僕的瑶也会变得非常忙碌,而且,面对在自己不在家的

    时候成为了新的宠妾的凛,正室又会怎幺想呢。反正,凛的衣服也会和瑶以及这

    府邸的许多人一样不得不变化。凛在那之前,探听到某种动向,也就是孝昌今后

    的进军方向,可以说,现在武将孝昌的动向,左右着天下局势也不过分。如果在

    那个任务之下,再有下一手的关係的话,那幺也能获得有益的信息,进行利用,

    来分析各种各样立场和利害关係

    而凛,现在就是打听孝昌自己如何对待天下的打算,这次给凛下达的任务,

    就是监视孝昌和他的动向,但他心里所想的具体的计划,那是任务之上的工作了。

    (为此,凛应该充分运用在「天女众」磨练出的寝技,而且,到现在只有手

    放出了精液,儘管凛的手淫非常厉害,但是,凛还没有实行进一步的诱惑)

    在特别的锻炼之下,掌握了各种各样性技和媚术的「天女众」女忍,如果是

    认真的话,无论多幺久经战阵的武将,也会因为场,身体也可能会坏掉,凛也

    在那进行控制。这次任务的目的,不是暗杀孝昌,挫败他对天下的野心,不如说

    是继续持有野心,为了达到目标而没有减弱的话,对瑶来说也是有利的事。

    (煽动武将的面子与野心,把他变成对自己顺从的宠物狗。)

    瑶的胸中整理了凛的计划。与此同时,瑶停止了思考,脚步也停止了,在某

    个房间的前面,确认了四周无人之后,趁着夜色,瑶悄无声息的打开了一扇窗子,

    快速的进入了房中。障子内侧也没有声音响起,榻榻米的房间前进,打开更深处

    的隔扇,进去后随手关上了门。虽然房间被夜色笼罩,座灯的灯光也已消失,但

    是作为女忍,瑶还是能看清楚屋里的情况,房间的中央是寝具,那里有个人影坐

    镇。瑶接近那个黑影的一侧,身体也贴了上去,于是阴影把瑶的脸强行转向自己

    的方向,一心开始吸那个嘴唇。

    「嗯,咕」

    瑶也伸出舌头,放到对方的口腔内,和对方的舌头缠绕着,积极浓烈的接吻

    起来。

    客厅里瞬间充满了淫靡的气氛。

    「哧溜,哈啊哈啊,瑶,我还担心今晚你不会来呢。」

    对方着急的低语道。

    「这种事要注意,虎吉大人,这样的时间相见也是要担心他人的眼睛的,虽

    然是个女僕,但我是为菅野家服务的,如果对君家的女人出手的事被人知道了,

    虎吉大人的立场就得小心了。」

    瑶说道,今晚,她秘密拜访的对象,就是菅野家家臣的实力者,小牧虎吉。

    虎吉是菅野家祖传的服侍者,以前任去世为契机,还年轻的他被提拔为孝昌的亲

    信,在战场上勇猛果敢而沈着冷静,以无法想像的年轻人姿态在先前的战斗中非

    常活跃,菅野家的家臣和其他武将也开始听闻他的名字,因为先前战斗的活跃,

    这次要获得更高的俸禄和武勋的事被谈论。

    被称为猛虎的小牧虎吉,现在不仅是嘴唇,早在和服中入手,用心爱抚着女

    人身体根部。

    「如果对这次战争中的功绩封赏的话,就向殿下请求将你作为奖励。」

    虎吉在瑶的耳边低声私语道,那鼻息已经非常粗暴。

    「哎呀,那真是令人高兴,但是,作为战斗的奖赏,我可以说是非常轻微了,

    而其他家臣也会增加怀疑的。」

    瑶将手放入了虎吉的睡衣之中,下体已经非常大的勃起了,先走液里,还有

    着非常浓的东西

    (想不到已经忍耐不住了啊,真是年轻呢。呵呵,可爱的小虎,不,现在是

    小猫吧。)

    「虎吉大人的这里,已经準备好了呀是因为等我变成这样的吗?」

    于是瑶温柔的虎吉放倒在寝具上,而他也顺从的跟着。她站了起来,跨坐在

    仰面躺下的虎吉身上,而虎吉脸上也没有战斗时候的狰狞和冷静,而是有些期待

    的恍惚。瑶已经看中了菅野家家臣中暂露头角的年轻的小牧虎吉,笼络着他的肉

    体和心灵。由于年纪轻轻就继承了家督,作为家臣也非常繁忙,在连续的战斗中

    也没有什幺空闲,所以虎吉没有女人的经验,这样的童贞,年轻而充满性慾的人,

    对瑶来说简直犹如儿戏一般。第一次进行性的辅导,告诉了他女人身上的快乐,

    但是,从那以后,虎吉没有变得像好色男一般,对君家的女僕不加别的出手,

    虎吉求的,经常是瑶。

    瑶解开了虎吉的睡衣,露出了他的下半身,健壮的阳物挺立着,稍稍有些弯

    曲,而那个尖端,像是迫不及待一样流出了先走液。而瑶也解开了自己和服的带

    子,使下摆舒畅。

    「我脱下衣服花费了些时间,所以,首先就这样」

    瑶这幺说着,握住了虎吉的肉棒。

    (呵呵呵,真的很可爱啊,与其说是虎,不如说是旺盛的小猫)

    女人慢慢地将腰沈了下去

    (来吧,在我的蜜穴内,发出可爱的叫声吧,我的小猫酱)

    虽然他无法看到被和服遮挡住的女阴,但是炽热的肉棒还是能体会到温暖褶

    皱的吞没感,同时,涌上来的是压倒性的快感。年轻的家臣脸上,已经完全没有

    武人的面貌,只是有着被性的快乐融化的小猫的表情而已。

    (今晚也让我高兴高兴吧,贵男小牧虎吉的用途以后在考虑,现在作为我的

    小猫,沈溺在肉体和心灵的快乐之中吧)

    女人像是为了怜爱自己的小猫而静静地转动了腰。

    噗嗤噗嗤,粘液混着水声在夜色下响起。

    「啊啊,咕啊啊」

    「小猫」虎吉的叫声响起。

    瑶的视线捕捉到自己的可爱「小猫」,那苦闷的样子太过可爱,让她的嘴角

    绽放出微笑。犹如小猫一般,虎吉在瑶的身体中苦闷,嬉戏,在她的怀抱中,像

    是说梦话一般嘟哝着。

    「瑶,我还能变得更加强大,在那个力量的帮助下,不仅仅是战斗,所有一

    切都会变得更加强大」

    那个话好像在对自己说一样。

    「哎呀,那真是可靠呢。」

    瑶一边用手指温柔的梳理着虎吉的头髮一边说。

    「借助鬼之力,我不仅仅是名字,还能变得像真正的老虎一样强大」

    「鬼?」

    瑶手指的动作停止了。

    「是哦,隐藏的鬼,终于要复活了,很期待呢,如果这样的话,这个世界无

    论表里,都会大骚乱哦」

    虎吉用像是睡着了一般的声音小声道。

    「鬼有那幺可怕吗?」

    「啊啊,很可怕的但是如果抱着畏惧,是无法在这乱世活下去的,因此

    还是需要鬼的力量」

    「所谓鬼,到底是怎样的东西呢?」

    瑶直接指向了问题的核心。

    「没问题,瑶,鬼是我的伙伴,因此只要成为我的女人,就不会害怕鬼了,

    而且,借用鬼之力的话,天下说不定是我的东西」

    「虎吉大人,那个,鬼是?」

    虎吉没有答,取而代之的是香甜的鼾声。瑶将抱在胸前的虎吉放开,让他

    躺在床上,开始思考刚刚可爱小猫说的「鬼」。

    那到底是什幺瑶在思着。

    在乱世,臣下也可能会拿取公的人头,虎吉恐怕在接近说梦话的时候,说

    出了自己瞄準天下的野心。

    暂且不说「鬼」的谜团,更加有趣的是,瑶感觉到,虎吉以天下为野心的话,

    和现在的公孝昌碰撞是必然的。如果悄悄将他的野心完全点着,那幺他肯定会

    去进行相应的布局。那幺虎吉的野心和行动,现在在里面最有影响力的一人就是

    自己瑶冷静的想着,而且,如果瑶进行激励的话,那幺或许能製造出能匹敌

    现在的菅野孝昌,或是淩驾在其之上的未来武将的机会。

    可爱的「小猫」,或许真的能猛虎化。瑶这幺想着,并且,从周围的评价上

    来看,他小牧虎吉有着那样的素质,并且实力、经验、年轻哪个都具备,从

    选择上来看,虎吉将来能成为动摇天下的男人的可能性很大,实际上在先前的战

    斗中,已经有所显示了。

    (如果好好的饲养小猫的话,或许)

    瑶的野心之火也犹如油灯一般被点着了,由自己造就统一天下的武将,暗自

    操纵天下那样宏伟的野心,表面上看有些过于夸张,但从女忍的性质上来看,还

    是能暗中施加影响力。

    (虽然接下来还有使命,但是还是具有尝试的价值,危险性也非常之低,无

    论如何,这孩子已经完全是我的「小猫」了)

    在思考中变得有些昂扬的瑶,垂下眼睛看向了一旁安眠的虎吉。

    (好像找到了玩具新的使用方法,呵呵呵,真是期待呢)

    然后,瑶吻向了「小猫」虎吉的额头。

    在寂静的夜晚支配之下,彷彿不知道那埋藏着的火热野心。

    第六章古之鬼

    「鬼?!」

    蝴蝶的反应有些惊讶。

    「嗯,是说鬼来了。」

    小兰再次道,从刚才蝴蝶的反应来看,是听漏了小兰的话语。

    「这就是,悟铜背叛的理由吗?」

    像是不敢相信一样,蝴蝶再次问道。

    「嗯,你也知道,我们给悟铜上了暗示放跑了他,如果他着手準备这个目的,

    就把它告诉我们,暗示的结果就是这个啊。」

    小兰拿出一张白纸,在上面的折痕上,有一些细小的手写记号,那是普通人

    看了不会理解的东西,是雾生的人进行绝密联络时候用的暗号文字。

    蝴蝶解读着上面的文字,并且发出了声音,由于这里是霞之里的一角,所以

    不相干的人也听不到。

    「鬼即将复活,我为了鬼去参加他们。」

    「这个鬼,是什幺东西」

    蝴蝶看向了小兰。

    「嗯,我现在也不知道。」

    小兰也一脸懵逼。

    「这白纸,是用信鸽或者是鹰这种鸟送过来的吧,你从哪里拿到的?」

    「嗯,村落的西边。」

    「西边,这样的话,难道是从涩泽谷」

    蝴蝶瞪大了眼睛。

    「呵呵,不愧是蝴蝶啊,是啊,悟铜走的方向的确是涩泽谷的方向,在那里

    按照我的暗示,把这个纸绑在了鹰上放出,鹰的身体上也附带了涩泽谷植物的叶

    子哦。」

    「那幺小兰,事到如今我确实要留下来了。那幺,看来悟铜的确是去了

    涩泽谷,为了配鬼,但是,要说涩泽谷的话」

    「那是忍者流派之一,古鸟罗一派统治的土地。」

    古鸟罗那是霞之里的西方,以涩泽谷作为大本营的忍者大流派,与「天

    女众」所属的雾生既有对抗,也有作。这就是忍者的世界,互相吞噬骨肉也不

    是不可思议的,在这乱世,对各国的实力者进行侍奉和监视也是非常重要的,这

    样,也不是没有相互碰撞的可能性。

    「萤所调教的叛忍银关,确实吐露出要去音转的信息。」

    音转同古鸟罗和雾生一样,在忍者世界中属于一个强力的流派,发源于

    蓬莱山音转寺,并以其为根据地,与其他流派相比,组织力非常优秀,并且里面

    被称之为忍僧的忍者体术非常强力,银关离开霞之里要去音转这个消息也进

    入了蝴蝶的耳朵。

    「那小兰,你用『改心』调教的十铁,是偷出了奥义书,要往才贺去啊。」

    「是的,感觉十铁的背叛就是开始一般,之后悟铜和银关也叛逃,但是,他

    们前往的地方却不相同,似乎有些东西连着,但又似乎没有关係,如果有关的话,

    那幺到底是什幺连接着这一切呢」

    小兰皱着眉头思考着。

    「那就是鬼?」

    蝴蝶嘟哝一般的说。

    「但是,现在还不能这幺说啊,至少鬼这个词,是从悟铜的报告里得知的,

    而十铁和银关则完全没有说。」

    「那两个人,是不是还在村里隐藏的监狱里吧,或许能探听出鬼的线。」

    「是啊,但是,『天女众』久违的出了这幺长时间的任务,这次的事,村里

    的上忍不停叛逃,总觉得有着很深的内幕。」

    「但是,这才是『天女众』的用途啊,如果是平时的任务,交给村里的上忍

    就行了。这次上忍们叛逃的目标,有一些还是村里的仇敌,这个背后无法理解,

    也不知道有什幺不是这样的话,我们的出动也并没有意义。」

    「蝴蝶可是积极向前的。嘛,我当下忍也当的有些无聊了,无论是欺骗

    同胞的眼睛,还是呆在村里每天和其他下忍一起进行初步训练,都有些厌倦了,

    这一次的任务,困难的话可是有相当的刺激呢。」

    「乐天的想也不错。不过,潜入菅野那里的月影组也好像传来了各种信

    息。」

    「凛那里吗?!」

    「是,菅野孝昌大大提拔了年轻的实力派家臣小牧虎吉,并且考虑北上的事。」

    「那幺,和在北方扩张的松原兼重碰撞是必定的了。」

    「嗯,两军都有所察觉,开始悄悄囤积战略物资了,霞之里与其说是中立,

    不如更倾向于菅野方面。」

    「和月影组一样,我也有武将和天朝府当权者想要的东西,这样大家都会成

    为我的俘虏。」

    小兰艳丽的微笑道。

    「真了不起啊,可是,我们是忍者,不要忘记按照上面的命令行动,给予背

    叛的忍者悲哀的末路的我们不要落到同样下场就行。」

    「我明白了。」

    然后,小兰站了起来。

    「要去哪里?马上萤就要来了。」

    蝴蝶问道。

    「看看在隐牢里的十铁的情况,差不多该安定下来了,这样我的暗示也就发

    挥作用了,说不定能得到想不到的自白。」

    「是吗不过,不要过了头哦,虽说中了我们的术,但是对方也是村里数

    一数二的上忍,不要翻船了。」

    蝴蝶小心的叮嘱道,用手势答了她的话,小兰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鬼。」

    留下来的蝴蝶一边看着手上的白纸,一边嘀咕道。

    「才贺,古鸟罗,音转,雾生」

    路灯的灯光晃动着,蝴蝶的眼睛也摇曳着。

    「然后鬼还。」

    白纸上写的暗号,在晃动的灯光下犹如跳舞一般,蝴蝶不由得注视着它们。

    (鬼还已经消失的幻之忍者流派,该不是)

    那时,蝴蝶虽然模模糊糊的领悟到什幺,不,说不定因为这一句话而发现了

    鬼,并且和今后相遇,一同进退的女忍同伴一样。村落里出现叛忍这就是,

    以群雄割据的混沌乱世为舞台,「天女众」和古时被灭绝掉的鬼血染的抗争的开

    端。

正文 【女忍天女传】(09-10)

    作者:翡翠天龙

    字数:5257

    第九章 天女之秘汤

    用白纸将胸部沾上的男人的唾液擦乾净,小兰重新穿好了半脱的和服。在这

    期间,她也静静的看着榻榻米上倒着的男人十铁,他的下半身裸露着,因为

    在性兴奋的时候突然昏过去,肉棒还保持着勃起。

    最初的开端就是这个男人,雾生一派,霞之里的上忍十铁,盗窃了雾生的奥

    义书,成为了叛忍,这次

    第一?

    ,小兰所属的「天女众」晓组也牵涉进去,也是连续叛

    忍搔动的开始。

    当然,「天女众」出动后在霞之岳山之中被小兰她们抓住,根据长老们议定

    的结果,对于失去十铁这幺高的战力感到有些惋惜,交给了小兰进行调教,在最

    初小兰的拷问中,十铁坦白了他打算带着奥义书去投奔才贺。但是,这种动机也

    有不明的地方,在忍者的规矩里,叛忍是被严格禁止的,大多数情况下只有死路

    一条,无论哪个流派都是一样。十铁虽然确实是实力出众的上忍,但是才贺也没

    必要冒着这个风险去接受一个叛忍,因此,对十铁自身来说,打算提高自己利益

    这个出发点实在是令人非常怀疑。才贺虽然接受过很多流派,但是,那仅限于大

    家都是平等的各自流派的使者,而不是叛忍。总之,从十铁那里听说的叛逃动机,

    可疑的地方很多。

    小兰关掉行灯的灯光,走出座敷牢,锁好门向外走去,外面已经是夜晚了,

    ?地?度第一?2

    这是「少女众」进行隐秘活动的时间。小兰确认周围没有人之后,直接向深山里

    走去,过了一会儿,来到一座小屋门口,她打开门闩后走了进去,用另一把钥匙

    关上门,脱掉了和服,露出了犹如丝绸一般细嫩的女体,然后小兰打开了另一扇

    门,那里瀰漫着蒸腾的热气。在岩石的包围之中,积存着热水,热气在春天的夜

    空下升起,消失。这是只有「天女众」才能使用的秘密的温泉,村里人没人知道

    的秘汤。

    从脚尖慢慢伸入,小兰进入了温泉之中,虽然水温有些高,但却非常舒服。

    在水浸没肩膀之后,小兰在热水中伸出柔韧的四肢,丰满的胸部上半部分依靠浮

    力没有完全沈下去,在水中疲劳渐渐被融化了,小兰也暂时忘记了任务,将身体

    交给了温泉。

    突然感到什幺人的气息,兰站了起来「小兰,在这里吗?」

    热气对面现身的是同样属于晓组的萤,小兰绷紧的身体又舒展开,漂亮纤细

    的腰部又没入水中,然后是丰满的胸部,小兰那和蝴蝶相比也毫不逊色的极上的

    肉体,又沈入水中。

    「哎呀,是萤啊,新的人偶怎幺样了?」

    「是银关的事吗?不,虽然用洗脑之壶进行傀儡化的刺激,但总是在关键的

    时候晕了过去,好像是中了奇妙的术。」

    「没错,其实,十铁也一样啊……」

    「啊,你之前不是使用了媚术『桃源乡』吗?」

    「我用过了,而且,肯定很好的使用了,醒过来的情况也好,对我言词从顺

    的样子也好,媚术完全起效了。」

    「桃源乡」是小兰得意的媚术之一,被施术的男人,醒来的时候会产生犹如

    在桃源乡的错觉,这是由于性感神经经常受到很轻的刺激所带来的幻觉,不过,

    这个幻觉影响的範围很广。譬如十铁其实是在座敷牢,但也深信自己在广阔的桃

    源乡,然后,出现在眼前的女人,就作为桃源乡居住的天女显现,在充满慈爱的

    天女面前,男人总会听她的话,在喜悦之中说出自己知道的事,效果是永续的,

    可以说是完美的洗脑术一种。

    「并且,这次还是用了蝴蝶特製的强力自白剂,还是不行呢,说到重要的事,

    就昏过去了。」

    在十铁面前出现的天女,那个原型当然是小兰,在桃源乡中顺从的十铁还喝

    下了蝴蝶的自白剂,以此来得到重要的信息,自白剂是涂在了小兰胸部的乳头和

    乳晕周围。考虑到「桃源乡」之术和强力自白剂的相乘效果,这次就是能为了听

    十铁的真正目的。

    小兰所在的晓组,洗脑也非常擅长,从对面的深层心理探听真心的事也是特

    技之一,不过,那个专业技术,这次却不好用了。

    「迅速,强硬的媚术讯问手段也有,但是没有长老的许可还是做不了。」

    萤看着夜空说。

    「但是,如果这样的话,两种术在男人的身体里碰撞,不可能没事吧。」

    小兰一边往胸口撒着水一边说,热水一部分流向了丰满的胸部所形成的深深

    的山涧之中。

    「不过作为叛忍,虽然是具有实力的上忍,现在也只是根据长老们的想法而

    活下去,而且,中了我们的媚术之后,已经不能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了。本来按照

    规矩,叛忍就是罪该万死,不论是哪一边,或者两边一块,如果搞清楚这个神秘

    的真正目的和『鬼』这个词的含义的话,迟早也会让他们牺牲的,来自悟铜那边

    的联络呢?」

    「有一封信。」

    「哎呀,那也写着『鬼』吗?如果没有其他更进一步的消息话,悟铜那边就

    派出刺客吧。」

    长出一大口气,萤感到有些脱力,夜风拂过有些发烫的脸颊,这时能听见远

    方传来的夜鸟的声音,今天的忍者同胞们,也在彻夜执行着任务吧。

    小兰不知道在想什幺。

    「喂。」

    萤的声音响起。

    「什幺啊?」

    「小兰,你,最近积压了吗?」

    「积压……哎呀,真是唐突呢。」

    小兰一边用鼻子笑着,一边说。

    「虽说最近在任务中用过媚术,但我最近没有认真做过啊。」

    萤望着远方说。

    「是那样哟,如果我们认真的话,对手的男人就会被玩坏啊,毕竟我们是

    『天女众』啊。」

    「所以啊,喂,小兰,你也积压了吧,坦率的承认吧。」

    「啊,如果说没积压的话,一定是撒谎吧。」

    小兰有趣的绕着圈子道。

    「你看,所以,现在在这里做吧。」

    转动发烫的脸,萤用很认真的表情说。

    「这里……呵呵呵,是这样呢,同等的对手,也就是说除了『天女众』的女

    忍之外没有其他人了。」

    小兰通红的脸上挂着妖媚的笑容。

    「好啊,女忍,在这里做……」

    小兰接受了萤的提议。

    「不,不是那样……好吧……」

    在温泉中萤缠绕着小兰的身体,右手的中指插入了小兰的女阴。

    「啊啊啊……」

    与温水一起,萤的手指进入了小兰的阴道之内,小兰的子宫也有了反应,全

    身痉挛起来,作为同样的「天女众」她感受到了,这是特级女忍的指技。

    「今晚就忘记一切,二人尽情享受快乐吧。」

    「是那样啊,各种各样的郁愤也积压着,用女色互相安慰也不坏。」

    美丽的女忍妖艳,蛊惑的视线相交,深夜的温泉,变成了女人们淫戏的舞台。

    「啊啊……萤的手指,好棒……」

    「嗯,嗯嗯……小兰你的指法,也不得了……」

    二人互相彼此玩弄着对方的阴部,责备着蜜穴内敏感的部位。她们的运动让

    温泉水面激烈摇晃,水花飞溅,那是淫乱的,可是被热气、水沫和夜晚星光点缀

    的美丽的景象。如

    ????度第一◢

    果男人看到这个景色,会马上兴奋起来,当场开始自慰吧。在

    热水中,有着极上之肉体的女人们相互缠绕,逐渐高涨的做下去……

    第十章天女之淫戏

    二人的手指,準确的刺激着彼此的阴蒂,爱液从蜜穴里溢出,溶化到温泉之

    中。

    「啊啊啊啊……」

    「嗯,咕啊啊啊……」

    身体在温泉之中纠缠,加上温泉散发出的热气的帮助,两个人细嫩的肌肤呈

    现出犹如发烧一般的桃色,娇喘声从她们的口中漏出,传向了夜空。女人们的表

    情已经是飘飘欲仙了,平时,男人很少能看到的,感到愉悦的表情,她们作为女

    忍也几乎快忘了的,作为女人,小兰和萤本能的将身体浸透在性的快乐里。

    「啊啊啊啊啊!!」

    「噫,噫噫噫噫!!!」

    手指玩弄着彼此的阴蒂,同时刺激着其他的性感带,终于二人同时响起娇声,

    在热水中互相缠绕的躯体暂时失去了力气。

    「哈,哈……真不愧是小兰,已经无法忍耐了。」

    「哼,哼哼……我本来就不打算忍耐……而且,萤的手指也非常舒服。」

    二人互相凝视着对方通红的脸颊,一边讚扬着对方。

    「那幺接下来……」

    「额额……」

    调整好呼吸,二人在温泉之中改变姿势,将修长的腿互相交叉,然后腹股沟

    胯股之间互相接触,形成交叉位。因为身体在上面,所以下面就在热水之中,

    不过由于二人的胸部都很丰满,所以要沈进去有点费力,在温泉之中,小兰和萤

    伸开腿,使其交叉,然后女阴结在了一起。

    「好像準备好了的样子,你的体温比这水温还高了呢。」

    小兰通红的脸上带着艳丽的微笑。

    「啊啊,而且,在女阴里面的液体不仅仅是热水,还有更黏糊的东西缠绕着

    蜜穴口,这是你的蜜液吧。」

    「不是我,是我们的」

    小兰将萤的话订正道。

    「呵呵,是的。」

    「那幺,开始吧……」

    「啊啊,贝,好久没试过了……」

    二人慢慢地,逐渐变得激烈的开始运动起腰部。女性阴部直接摩擦向二人身

    体传来了更激烈的快感。

    「啊啊啊……萤……」

    「啊,之前手指刺激阴蒂让它变得敏感了……啊啊,这个阴蒂摩擦……爱液

    和热水也润滑了……啊啊啊啊啊……好棒!」

    因为性感而变硬的阴蒂摩擦,产生了更加敏感的快感,而为了追求快感,二

    人的女阴更加贴近,更加激烈的挥舞着腰,腰部的水哗啦哗啦的响着,狂暴的水

    声在黑夜里响,伴随着她们腰部的剧烈运动,丰满的胸部也在温泉里大胆摇曳

    着。

    女人们的表情,是因为肉体的愉悦而感到极限恍惚,温泉激烈的波动,代表

    着女人们追求的激烈的快感,女阴之间的摩擦,变硬的阴蒂相互刺激的时候译出

    的爱液就成了润滑的东西,下个瞬间又溶于泉水之中。泉水本身有种黏

    ?3度第一?|

    糊糊的感

    觉,这不仅仅是泉水水质的缘故。腰部动作仍在进行,两个人的胸部也在泉水中

    豪爽地画着圆圈摇曳着,勃起的乳头,让二人也能感受到流水的刺激。

    「噫噫噫,小兰,最棒了。」

    「哎呀,萤也是啊……」

    现在已经全脱下了女忍的任务和立场,现在只是将身心委任给性的快乐当中。

    女阴贴子啊一起,腰激烈的运动,两个人伸出交叉的腿,从正面拥抱,丰满

    的胸部被彼此压迫,变成了全身的摩擦,乳头之间相互擦动,就像是点着硬硬的

    樱花色的粒在年糕上一般,胸部彼此滚动着,给女人们全身都带来了快感。

    「嗯嗯,呜嗯……」

    「哈啊,啊……」

    以胯股为支点,全身上下左右互相激烈运动着,两人同时吻了上去,在温泉

    之中,女人们向着更深的快乐深渊沈醉下去,作为「天女众」,经过了性的快感

    抵抗训练,所以在第一次指淫达到高潮之后第二次绝顶不会这幺快到来。在如此

    长时间的沈溺于如此激烈的快乐之下,男人,或是一个普通人的女人早就已经不

    行了,但是「天女众」经历了严酷的性技特训,虽然是次要的东西,但对她们来

    说,能长时间的承受激烈的快乐。

    「啊啊啊,小兰……啊啊!!」

    「嗯啊啊……萤……啊啊!!!」

    儘管如此快乐并不是永远的,二人已经到达了绝顶。

    一心一意的吸着嘴,互相扭动腰部,压着胸部,让乳头互相摩擦,女阴,和

    勃起的阴蒂相互刺激从正面的肉体上紧密相拥的两个女人,就像是手牵着手,

    一起走向快乐的巅峰一般。让男人垂涎,兴奋,勃起的极上女体互相拥抱缠绕在

    一起,激烈的彼此摩擦,贪图着性的快乐,这个景象,在夜色之中充分燃烧的完

    美,充满淫靡的美丽画面。汗水,泉水飞溅,濡湿的头髮披散,丰满的胸部颤抖,

    腰互相的激烈摩擦两人的动作瞬间停止,又滑又黏,反射着光的妖艳的肌肤

    度第一‥◢?

    微微颤抖「啊啊啊!!!」

    「噫噫噫噫!!」

    两人紧紧缠绕着,仰着头,发出了到达高潮的娇声,大量的爱液从互相接触

    的女阴处开始溢出,溶化在泉水之中。

    小兰和萤从泉水里出来,在夜晚的空气之下冷却发热的身体,因为春天的夜

    晚并不是太冷,所以身体感觉非常舒服。

    「哎,真是好久没有体验过了。」

    萤满足的说。

    「嗯,我也是,但是,除了在女人身上外没体验过,总感觉有些讽刺啊。」

    「是吗,小兰是真心想一定和男人达到吗?」

    萤有些意外的问。

    「虽然不是特别想啦……但是……」

    「我是只要快乐就好了,不过作为『天女众』,抑制这种快乐也是很重要的,

    不过,发散也是控制的一种方法,性的喜悦和可怕,我们『天女众』应该很好理

    解吧。」

    「是啊是啊,我很喜欢你的想法呢。」

    夜风抚摸着两个人的身体,在岩石的浴池之中散发出热气,刚刚的浪花就像

    是假的一般,水面宁静,涓涓的流水涌入和流出,甚至能听到这个声音,周围一

    片寂静,但是,在这寂静的黑夜中,小兰和萤都随着变冷的身体,开始思考现在

    自己和同伴们进行的与死亡相伴的任务。

    「你打算怎幺对银关?」

    小兰问到。

    「嗯,如果长老们知道他什幺都不能说的话,应该会用强硬的媚术使他坦白

    ……」

    「确实是那样啊,十铁也是这样,悟铜也说不定是如此,不过,要是这样的

    话,未知的对手他们所说的『鬼』,被引出来也不是不可能呢。」

    「哎呀,说不定有人已经开始行动了。」

    萤看着夜空道。

    「为了避免今后继续出现叛忍,三个人背后的东西要明确的查出来。」

    「是啊,不知道长老们和华影大人,是怎样考虑的……」

    「说起来,阳炎组还在村里吗?」

    小兰说道。

    「几个人应该在待命,确实,如果是她们到村外的话……」

    所谓的阳炎组,是「天女众」内部负责暗杀的小组。

    「身体恢复好了,那幺快走吧。」

    这幺说着,萤站了起来,夜空之下,映照着她魅惑的肉体,小兰也同样站了

    起来,和萤并排去了更衣室的小屋。

    「啊,今晚的事,对蝴蝶先保密吧。」

    萤苦笑着说。

    「是啊,那个女孩嫉妒心可深了,如果她知道被排斥在外的话肯定会闹彆扭

    的。」

    小兰也同意。

    「啊啊,下次蝴蝶也一块的话,三个人……」

    萤和小兰的视线相交,充满了妖冶的期待。

百站百胜: